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左贡 / 援藏工作 / 援藏动态

【讲述自己心中的故事】左贡帮扶,是我生命中无比重要的“一站”

2020年08月25日 09时59分

【字体:

打印本文


讲述人简介


杨志,空军特色医学中心药剂科副主任。2003年毕业于原第二军医大学药学系,2011年在原军事医学科学院取得药理学硕士学位,2016年在原第四军医大学取得航空药理学博士学位。2017年到国家卫健委临床药师培训基地进修,先后取得卫健委临床药师证和临床药师带教师资证。在该中心药剂科工作10余年,熟悉临床药学各项工作。曾先后执行汶川抗震救灾、卫勤使命系列演习、卫勤力量-2018A跨区基地化训练考核等重大任务。近年来,先后承担或参研国家重大新药创制专项和全军后勤科研项目等重点课题5项,发表论文10余篇。2019年8月至2020年8月,随该中心帮扶左贡医疗队进藏执行脱贫攻坚任务。







2019年8月,我作为空军特色医学中心援藏医疗队的一员,远赴左贡县人民医院执行为期一年的援藏帮扶任务。美丽的左贡县城地处藏东南珠然神山脚下,玉曲河从县城穿流而过。第一次走进神秘高原的我,深深被这片高原净土吸引住了。按照帮扶医疗队的工作安排,我负责左贡县人民医院的药学帮扶工作,成为该院药剂科的特聘主任。然而,这一年间的责任与困难之重是我之前从未预想到的。

中心以往派去的援藏医疗队从未有过药学专业的队员,而该院的药学工作基础又非常薄弱——我几乎是在“零基础”状态下迎来的最强挑战。左贡县人民医院设有一个药房,负责全院门诊和住院患者的药品统筹发放工作。我们第19批医疗队进驻时,药房只有3位工作人员,药品采购员由1名副院长兼任,药库管理员由1名院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兼任。由于该院用药长期依靠上级计划调配,加之山高路远,比不得内地医院有着各类药厂的及时充足供应,导致其药品时常缺这少那,临床用药时常无以满足,医生们面对各种常见病多发病时,常会在药品目录面前捉襟见肘。药房供不上临床,这哪是医院啊?万一急危重症无药可用,岂不是随时有生命危险?这样下去绝对不行——我想这就是中心派我去左贡的使命与责任。



进驻后,我立即着手对该院的药事管理和药物使用管理工作进行排查梳理,发现该院在药学工作中确实存在很多不规范。一是药事管理不规范,没有建立起药事管理的完备组织体系,也没有相应的规章制度,就连《基本用药供应目录》都没有。药品品种配置规划也很不合理,一些临床必备、百姓常用的药品,例如硝苯地平片、美托洛尔片、左氧氟沙星滴眼液、开塞露溶液、破伤风抗毒素注射液等。可想而知,农牧民从几十里外赶到县医院看病,常常因药品不全而影响治疗。二是药品采购供应不规范。该院药品采购和贮存的过程没有药学专业人员进行管理,采购计划制定缺乏科学性,致使部分药品采购量过大,临床却用不上,过期浪费严重。三是药房管理不规范。药品管理信息系统滞后,几乎没有药品库存和盘点管理等现代化功能。药品陈列也不规范,没有设置高警示药品、易混淆药品等管理标识。特殊药品管理不严格,麻醉、精神类药品都几乎没有交接记录。四是合理用药管理不规范。合理用药管理的相关制度缺失,处方点评、围手术期抗菌药物点评、抗菌药物管理等日常合理用药管理工作没有开展,用药安全存在较大隐患。

针对查找出的这些问题,我仔仔细细、反反复复“啃”了好几遍西藏自治区制定的《医院评价标准实施细则》,自己先对其中的药事管理、药物使用管理等相关条款吃透悟透,再带领药房人员反复学习、对照整改。

首先是逐步规范医院药事管理工作。我提出并筹划建立了该院的药事管理体系,定期召开药事会,修订完善了药事管理各项规章制度,起草制定了该院的《药事管理运行手册》,按照内地科学规范的药品遴选和引进程序协调药品引进,调整优化了医院的《基本用药供应目录》,半年间共按临床科室和患者病症需求,引进了临床常用药品100余种,基本保障了临床用药的需求。我还发动大家策群力制作医院《处方集》和《药品处方手册》口袋书,发放给药房和临床医护,遇到问题可随手翻看,逐步提高临床用药的质量和水平。



要想搞好医院的药事工作就得加强对药品管理信息化建设。我们首先完成了医院现有药品的整理盘点,根据临床用药目录和需求,队里专门协调中心的信息化专家到左贡帮助建立完善了新药品管理信息系统。我们药房的同志则抓紧按照全新的HIS系统设置,对药品基础信息进行录入、核对,迅速实现了药品进、销、存、用的实时可控信息化管理,而且全院药品的库存和盘点管理也迅速实现了信息化。

接下来,就是规范经常“卡脖子”的药品采供管理工作了。医疗队客观分析了该院以往药品采购中存在的主客观问题,对这项无法全部靠主观能动性来解决的工作进行了科学化分工调整,参照藏区药品采购供应的政策渠道因势利导地调动各方积极性,实现药品采购的合理合规。我们将药品采购和药库管理纳入药剂科的重点工作,按照西藏自治区药品采购相关文件要求开展药品遴选和采购,制订出了完备的医院药品采购供应管理制度,指导药剂科药师按药品用量和储备情况合理制定采购计划,严格控制药品的库存量,重点加强了药品的效期管理,避免过期浪费。

药房的药品陈列和摆放看似无关紧要,却会直接影响到取药用药的速度和效率,而且容易造成药房工作的杂乱无序。我们按照中心现行的摆药发药标准,首先更换了药房陈列货架,将药品逐门逐类系统陈列,建立了全院统一的高警示、易混淆药品标识。使高警示类药品实现了专柜存放,定期盘点,账物相符。再就是按照药品质量管理要求,带领药师们对药库进行了规范化改造,把西药、中成药、外用药、内服药彻底分区存放,规整了药品的验收区、合格区、近效区、发药区,并施以色标管理,这就使得药品的定期盘点和养护一目了然,工作起来更加有的放矢,效率倍增。




抓药事管理不得不狠抓特殊药品的管理。特别是对危险性、敏感性都很高的麻醉药、精神药就更不得掉以轻心,这也是所有医疗机构抓药品使用安全的应有之意,而确保安全用药不脱轨的基础是建立严格完备的使用管理制度。我们对麻醉药品实行“五专”管理,指导药师们严格落实麻醉药品和一类精神药品交接班登记、日盘点登记、空安瓿销毁登记、自查登记等制度,定期对药剂科、临床科室麻醉药品和一类精神药品管理情况进行自查、互查和全院督查,确保安全底线牢不可破。





管好药的目标永远是为了更好的用药,达到药尽其用,药到病除的效果。合理用药管理考验的不光是药剂科的药师们,更考验的是临床医师的高水平诊断与施治。为此,医疗队长王向荣带着我和各临床科室的领导详细制订出了左贡县人民医院的处方管理、处方授权和处方点评等一整套系统规范的规章制度。

有了制度就必须落实。那段时间,处方授权考试、药师每周处方和医嘱点评等一系列的落实提升举措相继出台。医院还规定,药师们每周四要参加临床交班,向临床医师反馈处方点评出的各类问题。此后,我们又依据抗菌药物管理的相关法规,制定出了抗菌药物分级管理制度,进而开展了围手术期预防用抗菌药物点评工作,进一步规范了抗菌药物临床应用。


再后来,药师在医院质量建设中的地位和作用进一步凸显,我们要每月分析全院合理用药情况,严厉通报不合理用药问题。

做完这些工作后的半年间,我们药剂科就完成处方点评近6000张,医嘱点评870例,围手术期抗菌药物点评120例,不合理用药通报12份。事实证明,这些工作都对有限保障患者用药安全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


    临近返京归建前夕,我仔仔细细地回顾了一番这一年来马不停蹄的帮扶工作,真的感到既充实又有成就感。我们夜以继日的艰辛努力,换来的是左贡县人民医院药事管理的逐步规范,药品供应的顺畅有序,尤其是临床合理用药指标的大幅改进提升。从数据上看,该院的药占比由42%逐渐下降至20%左右,处方合格率由50%逐渐提升至98%以上,围手术期预防用抗菌药物使用率由100%逐渐下降至30%以下。医院的药学工作得到了等级医院评审专家的高度认可,药事管理和药物使用管理持续改进相关条款评价优秀率超过50%……




    其实,只要扑下身子去干,每个人都会干出令自己欣慰、为藏区造福的帮扶业绩,我所做的也不过是内地早已执行多年,而藏区却因各种原因没有实现的目标和效果,只是我来到了这个“战位”,没有辜负组织的嘱托和左贡医护、群众的期望而已。帮扶一年,我收获最大的还是藏汉医护间的“战友”深情。进驻没多久,我就在医疗队组织的“师带徒”活动中,与该院药剂科的药师永宗拉措和次旦卓嘎签下“军令状”——名为师徒,实为兄弟姐妹,300多个满是拼搏奋斗的日子里,我们加班熬夜,互学互助,共同进步,在圣洁的高原净土上建立了深厚的藏汉、军民友谊。两位优秀的藏族药师事事争先、处处创优,让我深深感受到了藏族医务人员的进取与踏实,他们内心纯净、心无旁骛,精神上的醇厚是我们这些来自大城市的同行们学习的榜样。



    回到北京,脑子里一遍遍回放着我和队友们在藏区拼搏的画面和感动的瞬间,越发感到——左贡帮扶千真万确就是我生命中无比重要的那一站。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相关信息